How the team works(翻译)

By mtfrosty

依然是可爱的斗嘴小短文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章 降落

“完美的降落,安纳金。再一次展示了什么叫有风格的坠机...”

“下一次我是不是该降落前把你弹出去?”

“下次为什么不干脆我来驾驶...嗯这才是个好主意...”

“因为你讨厌飞行,这就是为什么。”

“我还讨厌坠机。”

“好吧实际上如果不是你刚才坚持不懈的冲我吼,我是可以安全降落的...”

“我冲你吼是告诉你怎么才能降落!”

我知道怎么才能降落!!

“噢很明显你知道”

“换你你又能做多好?”

我会降落!

“怎么降落!”

“落在50码外那边的空地上!”

“你应该之前告诉我那里有块空地!”

“你!以为!我刚刚在冲你吼什么!!安纳金!”

“噢....”



*叹气*“该死的...先找个办法把我放下去..”

“说实话你到底是怎么跑到上面去的?”

“你没看到空地,所以我们只好面对树林了。”

“但是你是怎么从飞船里跑出去的?咱们的飞船可是有个舱顶的...”

“当你完成你那超凡脱俗的降落时,飞船的弹射机制肯定被触发了。我被弹飞到了这棵树上,然后你成功的把其余的树都撞倒了。”

“少来了...”

“闭嘴。现在快帮我从这一团糟中出来..等会儿,安纳金,你干啥....嗷!

“完美的降落,师傅”

*叹气*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章 欧比万说他没事



“师傅,你看起来还是有点晕。”

“我没事。”

“你每次都这么说,来嘛,让我看看。”

“我自己能处理。就是脑袋上撞了一下而已...”

“我现在伸出了几根手指头?”

“安纳金你搞笑么?。”

“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“我没事!”

“多少根?”

“全部手指头!现在我们能干点别的有意义的事了么?”

“错了。我只伸出了8根,快过来让我看看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不觉得大拇指是指头!不,安纳金,放开我...嗷!”

“这肿块看起来挺严重的,师傅,你到底撞到了什么?”

“你还记得曾经有棵树么?说真的,放开我。”

“好吧,不过到时候如果你晕了,别跑来找我。”

“如果我晕了,应该是你跑来找我。再说了,我不会晕的。现在,...,应急物资包应该在这堆废墟的某个位置,你把它们藏哪儿了之前?”

“是你把它们藏在飞船的后面的,记得么?就是现在那个烧的乱七八糟的位置。”

“噢,对的。”

“没关系的,师傅。我把巴克塔贴和其他医疗物资都放在它们该在的地方了,所以我们马上就能处理你的脑袋...”

“安纳金我的脑袋没问题...”

“除了那个大肿块以外是没问题,我全身心的赞同你。现在快过来。”

“这根本不算伤。我要去找些木头来生火了。”

“是是是。因为敌营生存的首要规则就是不要吸引敌方注意。完美的欧比万肯诺比应该很熟悉这个,对不?就像其他的几万条规则。”

“实际上,安纳金,敌营生存的首要规则是不要坠毁在敌营。但是既然你很明显的决定忽略这个规则,我也无能为力。你把一艘船摔在了他们地盘上,还起火了,这足够吸引注意力。所以说规则作废。”

“所以你真要去捡木头?”

“安纳金不。你看,我们已经有一堆火了。当然这堆火很有可能是有毒的而且马上会爆炸。我要走的越远越好,你来么?”

“燃料没有泄露,师傅,我又不蠢。”

“没说你蠢。”

“那就别把我当白痴。我正在刨医疗箱,你给我好好坐那边的石头上去,待会儿我要给你打镇定剂,这样我才能充分发挥我神奇的治疗技能。”

“我忙着呢。”

忙啥?你就只是站在那里。”

“思考。”

“行吧,那你就先思考着,我要....什么声音?”

“恭喜你安纳金,你成功引起了敌方注意。”

“我?要不是你一直拖着不肯包扎,我们俩早就跑的远远的了!”

“你不是刚还打算给我打镇定剂么?你是想扛着我跑么?”

“我就这么想的!”

“跑哪儿去?噢,也许我们应该跑去藏在那棵仅存的树后面...”

“别嘲讽我了!你今天怎么这么暴躁?”

“你不小心把我弹到一棵树上去了,记得么?”

“那真的是意外!!”

“你还要意外的坠机多少次,安纳金?”

“我想坠多少次就多少次,欧比万!”

“快躲!”

“!”

“上帝啊,集中注意安纳金!”

“我没问题,掩护我身后!”

“我不是一直都掩护你么...”

“除了你被挂树上的情况..好了我要上了,你准备好了么?”

“随时都行...而且现在我没在树上了。”

“不谢。”

“是你最先把我搞上去的!”

“然后我把你放下来了,记得么?”

“我天...先把他们干掉,行么?我快要头疼了....”

“我以为这根本不算伤。”

“闭嘴,先把这个处理完。”

“好的师傅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三章 欧比万有事


“看看这一团糟,安纳金...”

“别在意了,你脑袋怎么样了?”

“没什么大问题,谢谢。我们应该找一个过夜的地方,最好不要在这里。”

“别闹。你脑袋的伤不太好,我才不管你说什么。我觉得肿块更大了...你到底降落的有多糟糕?”

“不太糟糕其实,和你之前的坠毁比起来。我们应该往北边走,他们是从那边过来的,我们大概能找到他们的基地。”

“师傅,等会儿....师傅...师傅!欧比万!!

“小声点安纳金,别再把敌人引过来了。”

“你老是这样!你能不能就承认一次你受伤了?能不能让我帮一次忙?你脑袋的左边肿的厉害,你头发都被血染红了,而且你走路都有点摇晃!让!我!帮!忙!”

“我没晃...”

“你看起来跟喝醉了似的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见我喝醉过?”

“如果你哪天喝醉了,你看起来肯定和现在一样。”

“我真的没事!现在...我真的很想在太阳落山前找到点遮蔽,从这里的情况看附近是没有了,所以我们最好快走。”

“别试图转移话题。快坐下,至少让我检查一下?”

“安纳金我最后再说一次,我没事!

“你有事!”

“这无所谓,因为我们真得..安纳金,这没用的,别尝试了..安纳金你干...安纳金!放开我!

“我不能让你再瞎晃悠了,看起来刚从墓里爬出来一样。总有一次你可能会死掉的,就是因为你不听我的话,我不会让这个发生的...别挣扎了,师傅。你知道我比你壮。我可是天选子,当然我不是想炫耀之类的...”

“该死,安纳金,放开我!”

“闭嘴。你头上的伤口看起来很不好。”

“如果我退一步,让你把它包起来,你能先放开我么?”

“你在试图和我谈判么师傅?”

“当然不是,我只是试图让我们俩快点离开这片你撞出来的大空地。要找到个遮蔽点估计要花至少一个小时....”

“噢放轻松...这可是我们俩,记得么?当然主要我来找了,因为你脑袋现在有点不好。”

“我思维没问题!安纳金,现在放开我要不然...”

“威胁我?我好震惊。我是不是你第一个谈判失败试图威胁的人?哇,师傅,我倍感荣幸,这对我意义重大....”

安纳金!

“你能安静点么,拜托?我正给你处理伤口。别紧张,可能有点疼...”

“安纳金如果你用那个针管戳我...放开我...不,安纳金!”

“这对你很有用的,师傅!如果你不放松,你可能会晕。”

“这针管太大了,安纳金!而且里面液体是紫色的!”

“别乱动...”

“你按着我呢,我根本动不了...安纳金,拜托别...噢管他的呢---你会放开我!”

“我会放开你。”

“谢谢。现在把那个反文明的东西放下来,我们快出发了。”

“哈?啥——嗨!你玩阴的!”

“非常时期非常手段,而且我提醒你,如果你再敢试第二次,后果会很严重。”

“师傅,你在流血!!”

“好好好,我会自己包扎。给我点巴克塔贴和纱布...不!别碰那针管!”

“是了!噢怪不得我们总是被医务人员鄙视..拿着吧,好好包扎,我要看到你不流血了才行。”

“噢别指挥我,就是有点划伤而已..好吧,也许不止划伤,有点疼...”

“我早就告诉过你了。”

“好了,行了吧?现在我们快出发吧。”

“你需要一根拐杖么?注意脚下,师傅...小心点,别被草绊倒了。”

“小破孩。”

“所以你承认你感觉有点晕乎乎了?”

“我感觉我刚从空中掉下来然后被甩到了一棵树上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“很好?我觉得正好相反。”

“至少你记得发生了什么。这是好迹象。”

“快速的亲吻大地不是什么我想记得的东西..注意点,安纳金,那边有个悬崖,试着别从上面掉下去了。”

“噢你心情不错嘛。”

“啊你注意到了。”

“你真的不喜欢打针是吧,师傅?”

“不喜欢。”



TBC

  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65 )
  1. AlecNightssummer_sonnet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summer_sonne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