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)

黑帮AU,主可玘,可能会有副cp獒龙昕博。

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(摊手……










浓的化不开的夜色里,一辆凯雷德飞驰而过。

明晃晃的车前灯刺破黑暗,车身上零零散散的弹孔痕迹分外扎眼。

坐在副驾驶的陈玘皱着眉头,把打空子弹的MK25丢在脚下,抬手勾开储蓄箱掏了小型急救包出来。

在他左手边,开车的少年白白净净,鼻梁挺翘眉眼温柔,一打眼看上去像个刚入学的大学生。

如果这个大学生没有血流了半张脸的话。


马龙接过陈玘手里的纱布在脸上抹了一道,擦干净挡视线的血迹,顺便按住额角的伤口。发现陈玘正埋头想给他找胶布固定,犹豫了一下开口:

"玘哥我没事,倒是你的手,还有……"

杀神跟没听见似的,拽了胶布出来仔细帮马龙贴好,剑眉下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目光关切,末了用拇指抹干净马龙眼睛边的红色,也不管自己左手手背一道刀砍的深痕。

"还有什么?"

看到马龙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车后座,陈玘愣了一下,随即勾起一抹冷笑。

是呵,还有那个莫名其妙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浪人。



微微抬高视线,后视镜里的邱贻可倚在车门边,头靠着车窗,盯着陈玘还放在马龙肩头的手,眼神模糊晦涩,面上还是一脸平淡,却因为微微下垂的眼角多了些冷漠的味道。他右手轻轻按住肋下,指缝间隐约有血色。

陈玘没有回头。邱贻可这么会演,鬼知道他到底伤没伤。而且就算真的伤了,又与自己何干?
他低头抓了纱布在手上胡乱缠上几道,心里开始盘算这次的局要怎么扳回去。




居然会如此狼狈。

带来的属下全军覆没,他和马龙都挂了彩,要不是邱贻可突然跑来搅了对方的局,他可能要搭半条命在那儿。

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生意。新收的地界按规矩要过去看看,原本盘踞的小帮派被一同收了需要整理人员。秦老大点了最近锋芒渐露的龙小少爷带上几个人去接收,有意要把这片新地界划入马龙的势力范围。
陈玘刚走完一批重货,清闲了几日,便自作主张要陪着马龙来。彼时龙仔还傻乎乎的冲他笑:“连二当家的都去了,对方小头头怕是要被吓到。”


呵呵,完全没有。接头的饭店里,对方看到他和马龙一同出现眼睛都亮了。陈玘本能的觉得不对劲,下一秒埋伏的一队人抬枪便射。得亏陈玘反应快,立马拉了站对面的对方倒霉头目挡枪子儿,骂骂咧咧的叫马龙快找突破口撤。



一场混战。



马龙身手极好,虽然看起来乖乖巧巧,近身格斗却是帮里翘楚,陈玘更不用说,道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杀神的称号不是白叫的。但是对方明显有备而来,不但有一帮好手扑上来车轮战,时不时的冷枪更让人想要骂娘。

带来的人很快被消耗完了。这不过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交接,没想到有人会胆子大到想搞秦门的小少爷。

妈的,阴沟里翻船。

陈玘一脚踹翻左边拿着铁棍扑上来的喽啰,已经有点气喘吁吁。他回头想找到马龙,正好看到有不怕死的抡了啤酒瓶砸向他的龙仔。

杀神几乎要暴走。


好在马龙堪堪躲过,但是被另外两人缠住行动受限,还是被溅起的玻璃碎片狠狠刮伤额头。陈玘急急忙忙了结了近身的敌人,折向马龙。
没成想落下了先前被打翻在地的一个人,爬起来朝着他背后就是一刀。

陈玘回身已经来不及,亮晃晃的刀尖瞬间就戳到面前,却被斜刺冲出的一个人挡了去。


因为匆忙冲过来,邱贻可姿势有些奇怪的挡到了陈玘面前。那一刀已到左肋,他胳膊一夹,然后一脚踢在对方下巴上,偷袭者扑街。





"玘子你大意了呀。"

陈玘突然有点恍惚。邱贻可软软的带点川普的口音还和当年一样,他几乎要开口嘲笑那人截个刀还这么狼狈,然后像无数次那样,和这浪人一起在互怼中杀出一条血路。




但是他没有。

"别叫我玘子"。杀神丢下语调冷淡的一句话,回头向马龙跑去。


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1 )

© summer_sonne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