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)

为啥越到ddl越想干无关紧要的杂事(已经废了。。。


邱贻可的突然出现让局势来了个颠倒。

邱家在道上也算是赫赫有名,近年来新家主继位寻求扩张,截别家货抢码头的霸道事情干了也不少,但都能被邱贻可办的滴水不漏。真对上咽不下这口气要正面刚的,邱贻可阴着脸提把三棱军刺上去,对方就先怂了三分。邱家二当家的心狠手辣成了共识,曾经单枪匹马折了对方二十余人也成了道上谈资。


对方显而易见的愣住了,电光火石间被邱贻可毫不犹豫的解决。陈玘挑眉看着那人杀人不眨眼的冷峻面孔,几年过去了好像愈发戾气重了起来。



最后是三人驾车逃离,躲避随时可能出现的对方增援。





郝帅盯着熟门熟路一屁股摸上自己白色新沙发的陈玘,再看看靠在窗边玩手机的邱贻可,最后视线回到站在自己面前笑眯眯的白净少年。


“郝帅前辈你好,久仰大名!”


肖门前大师兄嘴角抽搐。


大半夜的自己是为啥要给他们开门的?哈?你说同门情?有这样做师弟的么?几年不见了不说,平时得空儿了也不发信息问个好拜个年的,一来就两个人浑身血呼啦的还带个一看上去就是乖学生的小孩,啊?还把人家娃娃脑袋弄破了!


“帅哥打,打扰了。我们就避个风头,保证没让人跟来。”陈玘眼神里满是真诚,看的郝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
没子弹没趁手的枪,再遇上来堵路的保不齐就栽在别人地盘上了,陈玘思来想后,只能就近到郝帅家躲一晚。谁让他住的就偏僻,还正好在这地界附近,嗯,没毛病,也不管人家金盆洗手好多年早就不关心道上风云。


郝帅狠狠瞪了陈玘一眼。“烟给我揣回去了,家里不许抽烟。”


深吸一口气,无奈扭头开了客房的门,招呼三个人,“都过来过来,脚步放轻点别吵醒你超哥了。”







肖门徒弟一向以暴烈凶狠著称,办事大刀阔斧不拘小节。却偏偏出了个心思缜密谨言慎行的郝帅,理所当然的负责收拾师弟们各种留下的烂摊子。极少出外勤的他还被磨出了一手急救医术,专门对付这几个打架上瘾的亡命徒,每次还要被他们戏称是“温柔的大师姐”,气的郝帅直想揍这几个损人玩意儿。


“什么人居然算计到你们头上去了?”此刻的大师姐帮陈玘处理好左手的刀伤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
其实郝帅有点懵。刚刚包好了额头,被陈玘逼到另一间房休息的马龙居然是最近风头正劲的秦门少爷。现在道上人胆子都那么大了么奔着高层也敢上?更重要的是,邱贻可居然和玘子一块的。这两人,难道是和好了?


“来的都是小虾米,但是后面指使的人就不简单了。”陈玘抿着嘴唇冷笑了一下,“等我把人揪出来好好磨磨。”


说罢抓了床头的毛巾便要去洗澡,出去路上看都没看旁边的邱贻可。



哦,好像还没和好。








郝帅后知后觉的看了眼正倚在角落太师椅上坐没坐相的邱贻可,“过来坐好,血别蹭我椅子靠垫上了。”


邱贻可愣了一下,换了个嬉皮笑脸的表情挪过来,“还是大师姐对我好。”下一秒就被郝帅拍肋间伤口上疼的他差点嗷出来。


其实刀口挺深的,从侧腹拉到左肋,血在黑色的T恤上浸了一大片。当事人之前却表情如常的在旁边玩了一小时手机。


郝帅叹了口气,开始清理伤口缝合。


邱贻可打小就这样,平时是闹得最欢的那个,得意忘形了能让玘子气的踹他屁股。他也不恼,回头还搂着闹别扭的杀神要去喝酒,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形。受了伤却总是装的像没事人一样,一声不吭,好像生怕别人看出来自己便落了劣势,要被看轻了。但是自家兄弟面前,何必逞那个强呢?



郝帅不知道,多年前的邱贻可人前装没事,背地里在陈玘面前却从不掩饰,有时候还会故意演个虚弱,骗来他家玘子急急忙忙的搂住他。

而陈玘每次被气的骂骂咧咧,却从来都是搂紧了不放手。














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4 )

© summer_sonne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