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.24

一发完。

OOC全是我的锅我的锅我的锅。











体育馆的灯光有些刺眼。

邱贻可半眯着眼睛站在场边,手里的球在掌心里磨蹭,被汗水浸了有些黏糊,带着些微温度。他抬手抹了下额头,眼神飘过去侧面陈玘那边。

陈玘今天穿的蓝色,露出一小截白净的脖颈,头发毛茸茸的。正靠近档板听教练讲话,身子小幅度的晃动着。

邱贻可低头看看自己红色的队服,下意识微微耸了耸肩。

穿红色的人赢的几率大,队里都迷信。

他和陈玘从小就在一起,球都差不多。但他刚从二队回来,一年没有比赛打,水平降的不是一星半点。今天还是陈玘赢面大。

可玘子还是迷信。该是看到了前两场站左边台的人都赢了,一开始就偷偷把水杯放左面座位上了。

然而刚刚自己的教练偏偏坐过去了,小结巴只好换到右边场地。错身而过时脑袋都没偏,应该是有点生气。

气什么呢?邱贻可茫然的想。

过去一年他和陈玘的关系冷淡太多。在二队的日子几乎与世隔绝,除了训练只有训练,如同困在水洼里一尾濒死的鱼。

偶尔拿回手机也不知该发点什么,写写删删最后也只是问一句过的咋样。陈玘的回复简短疏离,几个字堵的他心里闷的慌,后来就连问候也不发了。

日子过的煎熬,可他还是打回来了。

再见面时正赶上比赛,队里紧张气氛一触即发,对方还是不冷不热,邱贻可也只能压着心里的火,憋得心烦气躁。




想到这里,邱贻可嗓子有点痒,没忍住咳了几下。

本来晃来晃去的陈玘动作慢了一拍,却马上恢复如常。

邱贻可突然感觉有点委屈。

他赛前没注意感冒了,昨天发着烧连扳对手两个赛点 ,好不容易才拿下比赛。今天浑身没力气,头也有点晕。

可陈玘还在计较有没有占到左边场地。



转念他又安慰自己,毕竟是重要的比赛,每个人都是全力以赴,陈玘亦如此。而他当然也是要死拼到底的。




比赛开始了。

前面果真打得不顺。他还没适应回一队激烈的打法,吃了陈玘无数个发球。

小结巴站在他对面表情严肃眼神凶狠,看着邱贻可不断失误。

1:3时邱贻可却想开了,变了技战术减少相持,每个球都迅速解决战斗。陈玘反而显得不适应,频频丢分。

拼到3:3,陈玘开始自暴自弃。

比分停在4:3时邱贻可仰天吼了一声。那些不明不白的憋屈和隐隐约约的不甘在他心里堵了太久,似乎终于找到出口。




他回过神来却看到陈玘满脸懊恼,头也不回迅速的走出了场馆。

于是莫名其妙的,那种憋闷的感觉又回来了。

邱贻可想了想,丢下拍子追了上去。






走进休息室的时候陈玘已经换好了衣服,正坐在椅子上低头系鞋带。

邱贻可人冲进来了,陈玘却不抬头,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该说啥,站在原地愣了一下。

休息室里空调开的凉,邱贻可进来时被冷风呛了一口,想开口时却咳起来。

他转身捂住嘴,咳嗽的声音被压在手掌里,听起来闷闷的。



然后回头时被一条毛巾砸脑袋上了。

邱贻可把毛巾从头上扒拉下来,有点懵。

"出了汗都不会擦,你是想再发烧么?"

陈玘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急。吼了一句连自己都愣了愣,迅速起身要绕过邱贻可出门。



邱贻可脑袋一热,抬手把陈玘抵柜子上了,两只胳膊把陈玘圈里边儿。

"你,你干嘛!" 肩背撞的柜门上,小结巴被突如其来的举动惹急了。上手就扳邱贻可杵在他旁边的胳膊。

邱贻可却低了头,把脑袋埋在陈玘颈间。

陈玘呆了一瞬。邱贻可支楞着的头发扫过他的下巴,额头正好抵住他裸露的一小片皮肤,略微有点高的温度透过肌肤传过来,慢慢在肩头蔓延开来。

陈玘呼出一口气,紧绷的肩膀塌下去了一点。

就这么站了一会儿。



"玘子,你咋还生我气撒?"

邱贻可突然带着鼻音嘟囔了一句。

陈玘气笑了。伸手想扒开邱贻可的脑袋。

"我哪里敢生邱总的气"



"玘子我错了塞"

推他的手停了停。

"我不该出去喝酒的,在二队我已经差不多把酒戒了。"

"太痛苦了,这几个月,那种感觉只有亲身经历才会懂。"



邱贻可不轻易认错。哪怕是喝多了睡圣诞树底下被刘国梁逮个正着,他都能把检查写成流水账里透着点抱怨,好像别人都太大惊小怪,他这点离经叛道不该被如此惩罚。

陈玘的确生气,他气他不拿乒乓球当回事,气他自以为天赋高犯错都无所谓,气他好不容易打回来却在赛前还不注意感冒了。

气他三番五次,却总是嘻嘻哈哈,屡教不改。



但邱贻可的声音委屈的很,陈玘突然就气不下去了。

这人头发乱糟糟的,场上叫起来的时候嗓子还是哑的。他想起来邱贻可每一条欲言又止的短信,想象着这个人攥着手机难受的模样。

他过去的一年该是太难熬了,陈玘恍恍惚惚的想。也许这漫长的禁赛和下放终于有了效果,浪子回头,只是中途太多坎坷。



陈玘犹豫了一下,还是抬手摸上邱贻可的脑袋,手指穿过他微潮的发丝,轻轻顺了顺毛。

邱贻可抬起头来,眼睛亮亮的,眉目温和带点期待,鼻尖上还有细细的汗珠。

陈玘忍不住扯开一个笑容,把他拽过来在嘴唇上贴了一下,呼吸轻轻柔柔的纠缠起来。

邱贻可却突然想起啥似的向后仰了仰。

"我还感冒呢"




陈玘还没来得及说话,他却又把人拉过来抱了个满怀。

"我特别想你。"

邱贻可小心翼翼却认真的说。

在每一个因为懊恼无法入睡的夜晚,在每一条没有发送的短信里面,在每一场精疲力尽的训练之后。

我很想你,我很想打比赛。

但我走了弯路。

所以我拼了命的训练,因为我要回来,这里有我的一切。

还好,我还是回来了,我还能打比赛,而你也还没走。



END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无关碎碎念:

今天又看了一遍直通萨格勒布第三阶段他们那场比赛。

赛前刘国梁直接说希望玘哥赢。

因为邱哥才因为直通不来梅时酗酒闹事被禁赛下放二队,刚回来就要打队内选拔,第一阶段打得"根本没法看"。第二阶段比赛也输给玘哥了。

但最后邱哥还是赢了。

他赛后接受采访时说希望自己能重新开始,"有些东西我是不会放弃的"。

虽然你走了很多弯路,但是还好你一直没放弃,虽然结果可能不尽人意,遗憾也很多,但你一直在拼,总会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60 )

© summer_sonne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