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 (1)


(1)
方博一大早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衣襟湿了一大半。

有可能是口水。

经过严肃认真的推理后方小博儿得出结论。

我昨晚好像梦到烤羊腿了,麻辣味的。



遗憾的咂了咂嘴,抬头就和那只破鸟打了个照面。

鸟儿咩咩叫了两声,选了他翘起的腿当枝桠。

/寓鸟,状如鼠而鸟翼,其音如羊,可以御兵/


方博瞪着那鸟,伸手戳了戳它的肚皮。

"在这鬼林子里瞎转三天了,你不会是迷路了吧啊喂?"



鸟儿没理他,拍拍翅膀就钻进树丛里了。

方博认为那鸟飞走前白了自己一眼。



(2)
抓了自己越来越瘪的行囊,唉声叹气的又跟上了。

那鸟飞的极快,沿途皆险峻,穿林过溪毫不做停留。但方博速度也不慢,爬树趟水上崖,跟起来也不费劲。

只是这林子远离人烟,什么酱猪蹄白切鸡都离他十万八千里。方博苦兮兮啃了几天干粮,想就地取材自力更生,却连只兔子都没见到。


不知道这鸟烤起来好吃不?



那玘哥估计能烤了我。

方博的小念头刚萌芽就被自己赶紧掐灭了。

他玘师兄生的俊俏。面如冠玉,目若朗星,端的是玉树临风的好儿郎。

但要不留神惹了,还不等动手,那眼神就能给人身上烧出俩窟窿来。

念及此,方博第一百零一次为自己的日后的生活捏了把汗。





(3)他是十日前给师傅踹下山的。

美其名曰送他去历练。塞了玘师兄养了多年的寓鸟给他,要他跟着去找到人好好讨教观摩,修行方可日进千里。

方博觉得师傅定是为了自己好,毕竟自己已经化形,内丹初成。山上太平日子过腻了,该下来小试牛刀了。

和自己之前失手摔了师傅的火琉璃紫砂壶一定没啥关系。




(4)
日暮时分,小村镇袅袅的炊烟衬着碧色山脉蜿蜒生起,添上秋云几重,漂亮的跟幅画儿似的。

嘴里快淡出鸟儿来的方小博觉得自己看到了世间最美的景象。

方博给那扑棱着翅膀的鸟拍了张符,免得寻常人家看到了惹起惊慌。忙不迭就朝镇头的酒馆扑过去了。

然而还没等他招呼到小二,那不省心的鸟脚一蹬从他肩头起飞,沿着镇里大道几翅膀就拍没影了。

方博表示连一只破鸟都敢欺负他,这日子真特么没法过。



(5)
眼瞅着那鸟蹿进了巷子深处一间茶铺,方博有点怀疑人生。

推开门却看到玘师兄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院子里,还是剑眉星目如同昨日刚刚作别,怀里那鸟蹭的这叫一个亲密。

"诶哟,方小博儿"

两年没见的师兄站起身来给了他个拥抱。

方博有那么一会儿觉得自己是多虑了,师兄还是很宠我的。

"我会遵照咱师傅的嘱咐,好好磨练磨练你的。"

玘师兄笑的邪恶。

方博生无可恋.jpg



(6)
不过在师兄把他领回刚刚屁股都没坐热的酒馆,说要请客好好吃一顿给他接风时,方博觉得这个夜晚还是不赖的。

刚落座就听玘哥熟练的报了八九个肉菜名,方博看他师兄的眼里要冒出光来。

师兄你破费了!师兄我今后一定给你好好打下手斩妖除魔!

然后他听到身后一声欣喜的叫声。

"小博儿?!"









等会儿,我邱哥怎么从后厨拐出来了?

合着这酒馆是我邱哥开的是吧?

…………怪不得玘哥看起来,似乎比以前圆润了一些。










方博被年轻英俊酒馆掌柜按住捏脸时,模模糊糊的意识到。


原来当年玘师兄执意下山,是去找邱师兄了呀。




(7)

那年腊月,邱师兄踏雪而去,渺无音信。他刀法修为已至臻境,许是觉得这山间太过平静,便和师傅请了命下山游历去了。

次年暮秋,玘师兄却也拜了师傅,说要去尘世闯荡。

肖门虽不问世事,但若是妖兽肆虐的狠了也会派弟子出手相助。这一下子要走两个大弟子,师傅似乎也有些犹豫。但玘师兄铁了心一定要下山,师傅也终是准了。

那时方博还琢磨,这山下该不是有什么珍奇宝贝,诱得他高傲的玘师兄如此渴望。








不过为寻那一人,和他斟一壶酒。顺便提几句自己雪顶独酌,望着对面空杯时,想通了的事情罢了。



TBC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真是一篇可玘,然而废话到最后玘哥邱哥才出场……

是的玘子就是剩自己一个人了终于想通了自己对邱哥的感情,于是下山鸳鸯双飞双宿去了……

想写他们俩打情骂俏,顺便杀杀妖兽保一方平安的故事……


小萌博儿日常被辣眼睛……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45 )

© summer_sonne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