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(2)

(8)

酒足饭饱,方博红着脸心满意足。

这山下日子果真舒坦!怨不得两位师兄乐不思蜀。

只是……有点上头的方博晃晃悠悠跟在他们后面走了一大截子路,迷瞪瞪的看着他邱师兄搂着喝多了的玘师兄进了同一栋宅子,同一间屋。

末了探出只手来给方博随意一指。

"东边那三个屋你随便选一个住哈。"

啪,门关了。



夜露深重,方博儿杵在院子里小半柱香的功夫,也没再看到他哪个师兄开门出来。

哦,你们俩啥时候关系这么好了?




(9)

在山上时,方博一直觉得两个师兄有点不对付。

两个人都厉害的紧。

邱师哥接了师傅的龙牙弯刀,玘师哥把承影剑学了去。都是神兵,他们却耍的得心应手。

修为上也不逞多让,两人都是未至及冠就化形。年纪轻轻,兽形控制的出神入化。



意气风发少年郎,总免不了要争一争。


自己和闫安的保留节目,便是揣包瓜子儿溜到后山,寻个高枝头坐好喽,围观他两个师兄"切磋武艺"。

刀光剑影起转腾挪,右手刀和左手剑漂亮得不行。打的狠了更是直接上手,最后总逃不了要挂彩。

那时候,方博瞧着邱师兄摸着青紫的嘴角若有所思,又看看玘师兄瞪他的眼神凌厉又凶狠,想着这俩架打的这么狠,恐怕平日里也是看对方不顺眼的。



(10)

玘师兄向来是和青城山的王皓大侠更要好的。

据说玘哥最早是拜在青城山吴门下,与王皓大侠那是竹马竹马,两小无猜……啊呸,同门情深。

但不知怎滴,吴掌门瞅了陈玘许久,看出的端倪竟是陈玘的化形不会是他们吴门一派,应是送到肖门更合适。

真不愧是大师!

方博深表折服。待到来日,他玘哥化形后果然是只白底黑斑的巨型雪豹,在肖门一众陆生凶兽中显得无比融洽。

想不出玘师兄若当初留了青城山,在那猛禽窝里会是啥感受。




但猛禽的好处是飞的快呀。

自打王皓师兄也化了形,门口石碑就常常落了一只黑色巨鹰。
肖门小弟子一看就知道,这是吴门的师兄又来找玘师哥啦。

这时他邱师哥往往却是不见踪影的。

看吧,邱哥看不惯玘师兄,连带着皓哥都疏远了。果然不对付。



(11)

但方博有一事却是想不通的。

化形是他们一派的必经之路,代表的是修行已颇具规模,可登半仙之阶。

可最初化形之时却是极危险的。

第一次化形后的野兽只留最初的本能,嗜血好杀。曾有门派的弟子在凡间闹市突然初化形,屠尽一个城镇的惨剧。

所以各门派皆立下规矩,弟子首次化形需要于铁室中由两位年长师兄看守,方能万无一失。





但邱哥和玘哥的第一次化形,却没有外人在场。

彼时方小博甫入肖门,正遇上四十九年一轮的妖兽暴动。

师傅领命,带一众弟子北上京城护卫。

大师兄郝帅镇守师门,陈玘邱贻可刀法剑术已成,被派下山保护蜀地。

方博那时身法未练,剑更是耍不清楚,自然是和其它筑基弟子一同留在师门。



那次锦城出了一只祸斗。食火之兽喷火作殃,烧了半个芙蓉城。

他邱师兄与玘师兄合力,浴火而战,宛若神灵,生生逼退了这被列为四大恶兽之一的凶兽。



却在当夜回山路途中同时化形。

幸而两人走的是人迹罕至的山林野道,并未伤人。




但是,方博托着腮帮子和闫安嘀咕,那可是一只雪豹和一匹藏狼呀,没有神识只剩本能,啧啧,得咬成什么惨样。

闫安歪头想了一会儿,两条浓眉揪在了一起。

你说谁会赢?

方小博儿愣了一愣,这可真不好说。




因为最后两个人相安无事的回来了,好像压根啥都没发生。

最后这事成了肖门十大未解之谜,就排在"师傅脑袋到底咋秃的"之后。



(12)

方博夜里辗转许久,还是没想通他师兄们关系到底好还是不好,倒是给自己整失眠了。

第二天顶着俩黑眼圈出门洗漱,正好看到玘哥剑眉倒竖,凶巴巴的走过去了,后面跟着个邱哥狗腿的给他捏肩揉腰,被给了一肘还笑嘻嘻的。

方博: ? ?




(13)

"博儿你是个啥?"

方博嘴里还嚼着他邱哥烙的饼,闻言差点给噎着。

故作淡定喝了口水,试图蒙混过关。

"什么是个啥?我还没化形呢。"

"不可能",玘师兄坐在对面伸出一只手指摆了摆,慢悠悠的给他怼回来了。"师傅让你下山,你肯定能兽化了。"

凑过来笑的邪邪的,"你不会是吃草的吧?"



"啥子?小博儿你是个带蹄子的?"

那边他邱哥甩了甩手上的水,过来给玘哥递了杯茶,声音里满是惊讶。


"怎么会!我,我厉害的很。"方博眼一闭心一横,"我是老虎。"


"博儿不错呀" ,喜上眉梢的是邱哥,拽了藤椅坐他旁边,揽上他的肩。"和咱师傅一样,以后就该你继承师门喽"


"先化出来看看再说",玘哥却眨眨眼,抬手撩了下前额的碎发。


"以……以后再说吧",方博慌忙从邱哥胳膊下钻出来。"我去刷碗了。"


这边俊俏的少年冲那头眉清目秀的相好使了个眼色,没走几步的大眼睛师弟就给拦腰勾住了。

"小博儿,你给我们看一眼噻?"

"不……不了。"方博儿心一横,变了个身法,成功逃脱他哥的束缚,一转眼就闪到院门边上了。

"邱哥玘哥下次再说哈哈哈哈哈。"




"我说啥来着邱少侠? 你这师弟这就跑了呗。" 少年一脸得意的望着对方,抬手捏了个诀。

于是方博刚奔出院门就撞进了一张无形的网。潮水般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过来,一股奇怪的酥麻感从他头顶顺着脊柱蔓延下去。

"什么鬼…………喵?"




后脚跟着跑出来的两个人一呆。

地上一只白底黄斑纹的奶猫,瞪着琥珀色的大眼睛一脸蒙蔽的看着他们。



"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"

陈玘直接笑岔了气,靠在邱贻可身上不住的抖。

邱贻可努力的憋了半刻,抿着嘴一脸滑稽,最终还是破功了。





奶猫博生无可恋。


用缚灵网逼我化形,真是我亲师兄!





TBC













评论 ( 22 )
热度 ( 47 )

© summer_sonne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