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(3)

OOC严重预警,我觉得我写的他们俩加起来只有三岁……(绝望……


(14)

冬日斜阳带着点温度,打在茶馆的木质围栏上。

陈玘坐在小方桌前,盯着那点随着人影倏忽跳动的阳光,平日里锋利的眉眼也恍恍惚惚的温和起来。



他下山俩月有余了。

以前都是脚步匆匆,心里只念着完成任务回山复命。虽是路过多次,但却没有好好看看这凡世。

现在好了,不管不顾的跑下来了。悠悠的晃着,花灯夜市,热闹繁华,倒也别有一番风趣。

但是兜兜转转,山野闹市也没少去,竟没有寻到那人一丝踪影。

陈玘不知不觉眉头蹙起。




可以呀邱贻可,浪到哪里去了。





其实也不是真的找不到。藏狼不多见,邱贻可那把龙牙弯刀更是神兵,但凡他一出手,总会留下那么点蛛丝马迹。

但陈玘却拖拖拉拉的不想去挖小道消息。只是就这么整日晃悠,河流山川,街头巷里,好像指望着哪天一抬头就撞见那人。





撞见了,又该说啥好呢?


问他为什么擅自离开?


真没意思。





陈玘端起杯子撮了口茶,碧螺春微苦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开来。

他突然想起那人去年带回来的南安石亭绿。

不是什么贵重的茶叶,但汤色青翠碧绿,春茶还带了兰花香,正好是他喜欢的。

怎么就摸的这么准呢。




(15)

陈玘觉得邱贻可有毛病。

从小就喜欢和他较劲,什么都要杠着。次次打架都那么狠,回头还要明里暗里的怼。

每回和王皓提起邱贻可,陈玘都烦躁怎么这人老是要和我对着干。

当然不是说陈玘怂了。他也是一个喜欢争的人,邱贻可刀法修为和他不相上下,棋逢对手陈玘也是兴奋的。

只是有时候看着邱贻可带方博练武,时不时揉一下小孩儿的脑袋,陈玘就会忍不住想,其实这人也是有柔和的时候的。





后来他们去降了那只祸斗,邱贻可就变得有些奇怪。

架还是照常打,但是似乎又多了点东西。

有时候是茶叶。庐山云雾带过,荔枝红带过,都是泛着点清香带点花味的。

有时候是糖。杏仁膏有过,槐花蜜饯甜的发腻。

还有糕点。雪花酥或者沙团,馋的山里的小师弟天天跟在陈玘屁股后头。



陈玘嘴里嚼着蜜酥,有一搭没一搭的琢磨。

自己口味就是偏好点甜的,这么看来,邱贻可那个浪人也算是个真兄弟。




然而那天,惯例的切磋。日头掉下来时,陈玘精疲力尽的躺在后山丛林里,正眯着眼看透过头顶枝桠的夕阳,微微放空。

旁边的人突然翻上来挡住了他的阳光,眼神炯炯。

"玘子"

陈玘恍惚间应了一声,回神过来瞪着压住自己的人。

"我喜欢你"


脑袋里突然有根弦断了,陈玘反应了半晌,而后差点一口气没上来。面前的人盯着他,满脸严肃,没一点开玩笑的样子。


"邱贻可你,你特么有病 !"




(16)

喜欢我还整天找茬打架,一脸不赢我誓不罢休的样儿?






陈玘扒拉了一遍王皓的案头小柜,没找到啥甜的,瘪了瘪嘴。

"乐乐你这儿都没啥好吃的。"

"师傅吩咐今天杀鸡给你吃呢,待会儿就有好吃的了 !"

陈玘嫌弃的看着王皓那兴奋样,鸡有什么稀奇的。




那日他一脚踹开身上的邱贻可,转头去师傅那儿求了个下山的差事,三天后就到了青城山。

他觉得他要避一避邱贻可,回老家比较合适。





"所以说你对他没意思哈?"

王皓摸了包瓜子嗑着,冷不丁的蹦出一句话。

"……什么有意思没意思的。他就是被啥给咬了脑子坏掉了,估计都不知道自己说了啥。"陈玘状似不屑。


"那你跑啥?"


"我,我没跑!我想你们了回来看看不行?"


哦,行吧。王皓内心翻了个白眼。




(17)

拖了小半个月,陈玘没办法还是回了肖门。

大不了平时不搭理就行了,也没那么多交集。




然后发现邱贻可已经走了。





走就走呗,省的老子看到你不舒坦。

陈玘满不在乎地想着,却莫名的不是滋味,心里堵着点什么东西压的慌。



日子还是照样过,那点异样的感觉却扎了根似的发芽疯长,让他觉得山里头什么都不对劲。

没人打架的后山不对劲,没人抬杠的嬉闹不对劲,连没人嘲笑他酒量的饭桌都不对劲。

陈玘阴着张脸,觉得自己也有毛病了。




再一次下山对上了一群媪,吃人的怪物前赴后继的往上扑。陈玘打的心烦气躁,想着干脆叫上旁边那人一起化了形去撕个痛快。

下一秒想起来,这次是自己一个人。





妈的,陈玘咬牙切齿。


一年了,邱贻可你浪不回来了,那我去把你揪回来。




(18)

㳓溪跑出来一条千年钩蛇,吃了大半个村子的人畜,连带着几个去斩妖的。

陈玘转着手里那杯碧螺春,里面的茶色晃晃悠悠。

闹这么大,都快惊动师傅了,那人一定会去吧。


他仰头一饮而尽,把心里那些弯弯绕绕压回去。

管他呢,先找到人了再说。


到了地方已经是傍晚,陈玘想了想,找了镇上最大的酒馆。






果不其然就看到那人了。

斜倚在柜台边上,还是一身黑衣,头发松松散散的绑着。估计喝的有点上头了,嘴角闲闲的勾一个吊儿郎当的笑容,居然衬的那往日凌厉的眉眼多了些别的味道。


陈玘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。晃晃头,走进去也要了一壶酒。








"邱师兄躲这儿逍遥呢?"

陈玘端着酒盏在那人面前站定,一句话咬着牙说出来,颇有些酸溜溜。

看起来已经有些迷糊的邱贻可一震,猛的抬头直直的看向他。

"玘子?"

邱贻可的眼神突然亮起来,仿佛亿万星辰浮出水面,陈玘一时间看的有些呆。



"你怎么会在这里?"

陈玘张了张口,突然语塞。他望进对方的眼里,那里面烧起来漫山遍野的烈焰让他有点不知所措。







"我,我下山找皓子,正好路过。"

王皓上月被派往京城,接了御用斩妖师的头把交椅。





眼里的火突然就冷下去了。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40 )

© summer_sonne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