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(4)

(19)

邱贻可放下酒壶,表情冷淡。

"那替我给他道声恭喜。"

丢了碎银子给掌柜的,看也不看陈玘就要离开。



"你又想去哪里?"

一路上本来就憋着火,此刻邱贻可的疏离更让人莫名的烦躁。陈玘猛的拽住对方,语气冲起来。

邱贻可一顿,陈玘劲用的大,抓得他生疼。他眉头皱起来,迅速侧身格开了扣住他胳膊的手。



"这和玘哥无关吧?"

转头对上眼神凶狠的少年。

"京城路远,玘哥还是别多做耽搁了。"





(20)

走出酒馆,邱贻可深吸了一口气。

陈玘生气的模样还在脑海里。眉峰高高挑起来,衬的那对亮晶晶的眸子更加摄人心魂。眼睛里那股狠劲冲出来,配上俊俏的面庞,好看的要人命。


可惜再好看也不是自己的。

邱贻可自嘲的笑了笑。



得不到老子离远点不行么?怎么偏生在这荒郊野岭的还能遇上了。






邱贻可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看上陈玘的。

少年刚来时白白净净,眉眼精致的像雕出来的娃娃。邱贻可嗤之以鼻,这男孩长得跟小姑娘似的,跑来练什么武?

后来过了几次招,惊觉对方身手不在自己之下,心里那股傲气就压不住了,一定要争个高低出来。

不停的较量中两个毛孩子长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大弟子,邱贻可却越来越琢磨不透自己的心思。




陈玘的一举一动都能轻易触动他的情绪,被师傅罚了他替陈玘不服气,出去和别的门派打擂台他在台下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,陈玘输了他心里也揪着难受。

有时候两人闲来无事过招,陈玘的承影剑抵着他的弯刀压过来,少年的碎发被汗湿了黏在前额,眼睛里透着兴奋的光芒,凑近了白皙的面庞上细小汗毛都清晰可见。

邱贻可恍然发现自己想丢了刀,搂过面前的人亲上去。

吓出他一身冷汗。






这之后再见陈玘,邱贻可就矛盾的厉害。

不是不敢追,只是,陈玘怕是早就有情投意合的人了。





他见过那个从来没冲自己笑过的少年在王皓面前乐的眉眼弯弯。纵是青城山远在百里之外,陈玘却能隔几个月就跑一趟。

有时候王皓也来。后山那橘树结了果陈玘总是不让嘴馋的方博儿摘,每每都要等到王皓来了再一起吃。

方博委屈的来控诉玘师兄的霸道,却不知邱贻可心里早就被搅的天翻地覆。




(21)

罢了。

君子不夺人之美。





修为上去了身上的担子也重起来,肖门还有一方水土要守。

邱贻可把自己那点小心思揉吧揉吧塞角落里,还是天天和陈玘一同下山斩妖除魔。

大丈夫为情所累简直要叫人看笑话。





那日一同降服了喷火的祸斗,两个人都有点透支。

并肩走在回山的路上,邱贻可累的连话都不想说。

不过好像平日里除了斗嘴抬杠,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正恍恍惚惚的想着,身旁的陈玘突然一头栽倒下去。




邱贻可一惊,想也没想就拦腰抱住倒下去的人。

妈的,这瓜娃子莫不是刚才受伤了?

他慌的厉害,上下翻着衣服找伤口但是毫无所获,触手可及的肌肤却滚烫。陈玘闭着眼睛,脸庞红红的,呼吸一下一下的打在邱贻可颈间。

莫名其妙的,邱贻可觉得自己的全身血脉烧起来一样,脑袋也有些晕。

该死的。


他咬紧了牙,轻轻把陈玘放在地上,站起来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。





下一秒却听到一声野兽的低吼,近在咫尺。

邱贻可浑身一震,电光火石间明白发生了什么,足尖瞬间发力向后斜飞出去。



一只巨大的雪豹趴在陈玘刚刚躺的地方,慢悠悠的站起来抖了抖毛。舌头伸出来舔了一圈,露出泛着白光的锋利牙齿。

邱贻可全身都绷紧了,背靠一棵大树,手里攥着刚刚迅速抽出的弯刀。

雪豹盯着他,眼神是看见猎物的兴奋和疯狂,尖爪现出来前身微微放低,是在等一个破绽,蓄势待发。




怕是凶多吉少,邱贻可苦笑。

他本就精疲力尽,头也晕的厉害。现在对上刚化形的陈玘,几乎没有胜算。



而且,自己恐怕也砍不下去。








稍微一走神,雪豹就猛的扑上来。

爪子嵌进邱贻可肩头,血腥味中野兽的利齿已经抵到颈边。

邱贻可索性闭了眼。








豹子却迟迟没有咬下去。

被扑倒在地的人等了半晌,疑惑的睁开眼,却发现豹子正低头看着自己,肩头的爪子也收了。





"玘子?"

邱贻可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。

豹子毫无反应。





他犹豫了一会儿,轻轻放了手里的刀,微微仰头摊开手掌表示臣服。

僵了半天的雪豹却晃晃脑袋,低头蹭了蹭邱贻可下巴,毛茸茸的大尾巴也翘起来。

邱贻可愣怔许久,刚才凶狠的野兽却和猫咪似的拱着他,柔软的毛蹭的他发痒。

他抬手摸上它的脑袋,雪豹索性就在他身边趴下来,尾巴卷上来,异常乖巧。





他突然意识到也许内心深处陈玘并不讨厌他。

这认知让他极度欢喜,全身也随之放松下来。

晕眩的感觉却猛的袭上来,下一刻他便失去了知觉。





(22)

自那以后邱贻可发现自己有意无意的想靠近陈玘。

想给他带好吃的,偷点那个少年嚼着糖时眯起眼来愉悦的笑容。

或是交手时虚晃几下,逼的陈玘气急了上手开打,而自己看着他那炸毛的可爱样子,嘴角的笑压都压不住。


大概是太沉迷于这种没来由的愉快,邱贻可脑袋一热就开口吐露了心事。







话出口他就后悔了,陈玘瞪大了眼睛僵住的样子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待到那个少年反应过来一脚把他踹开逃走,邱贻可仰面躺在草丛里,手臂搁在眼睛上,没有打算去追。

是时候结束了。





邱贻可径直回到自己屋倒头就睡。第二天日上三竿醒过来,果然听说陈玘清早就出发去了青城山。

他站在屋前愣了半晌,突然特别想下山去看看。








我走了你也不用躲了。

评论 ( 25 )
热度 ( 46 )

© summer_sonnet | Powered by LOFTER